环保对扒渣机行业的影响

         

        矿山机械和矿业采掘作为污染环境的大产业,一直是国家重点防治的对象。随着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对于行业的整治也越来越严厉。

       2016年4月1日起,所有制造、进口和销售的非道路移动机械不得装用不符合《非道路标准》第三阶段要求的柴油机。

        2017年度中国挖掘机械行业第二十一届年会上,释放出一个重要信号,在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国四标准开始实施。

        2018年5月30日,成都市环保局发布了关于对施工现场非道路移动机械实施排放备案登记和标志管理的通告。通告显示,成都决定对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等施工现场使用的非道路移动机械实施排放备案登记和标志管理制度,实行备案“上岗”。该制度已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有效期为两年。一系列举措意味着工程机械和矿山机械环保发展理念已然明朗,高排放设备即将面临淘汰,催生涵养绿色化产业。工程机械行业向智能环保化轨道发展已成大势所趋,蓝色环保风暴将席卷神州大地。而扒渣机因其主要动力为电机,几乎零排放,作为小型矿山隧道掘进设备尚不在监管之列。 

        近两年,由于中央对于环境保护力度的加大,各地方政府对于环保方面的政绩考量,导致很多矿山企业因为环保政策而被关停,政策性关停矿山属于对行政许可的撤回。

        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受法律保护,行政机关不得擅自改变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行政许可所依据的法律、法规、规章修改或者废止,或者准予行政许可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变更或者撤回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

      根据《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的规定,企业要进行开采矿产资源的,必须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审批登记,并取得采矿许可证。因此,企业采矿权是一种授权性质的行政许可。根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可知,企业在依法取得采矿许可证之后,在采矿许可尚处于有效期内,行政机关是不能随意撤回采矿许可证的。而现实当中,当地政府因为环保利益或者其他公共利益的需要,而要求关闭矿山,实际上是对采矿许可的撤回。

        由于《行政许可法》规定的太过于笼统,针对因撤回行政许可而给行政相对人造成的损失如何补偿的规定并不明确,因此,各地实际上是以当地具体政策为支持,来进行补偿。在最高院2009年发布的《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规定,“法律、法规、规章或者规范性文件对变更或者撤回行政许可的补偿标准未作规定的,一般在实际损失范围内确定补偿数额;行政许可属于行政许可法第十二条第(二)项规定情形的,一般按照实际投入的损失确定补偿数额。”由于采矿企业属于行政许可法第十二条第(二)项规定的情形:“(二)有限自然资源开发利用、公共资源配置以及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特定行业的市场准入等,需要赋予特定权利的事项”,因此,对于取得采矿许可证的企业来说,就应当以其实际投入的损失来确定补偿数额。而这里的实际投入损失,一般包括建设厂房、机器设备投入、平整土地等,对于企业停产停业损失并未包括进去。

         因此,对于因政策性关停矿山的,行政机关对于企业是会给予补偿。首先应按照法律、法规、规章或者规范性文件的规定来确定补偿,如果上述文件中没有补偿标准的,则应当按照企业实际投入的损失来确定补偿数额。

       矿山整改煤矿首当其冲,而另一重头戏就是非金属矿,为加强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和矿山环境保护,很多非金属矿生产地都在关停进行整改,确保整改到位才复工生产。比如,福建长泰、古田,辽宁,江西九江,广西,甘肃张掖,安徽池州等地区。

        大范围之内矿山关停对扒渣机整体市场的销售肯定是有影响的,而非金属矿是扒渣机主要市场。当然,由于扒渣机自身的高效替代人工和环保特性正被越来越多的矿山小型隧洞采用,其市场也正在逐步走向成熟,长期来看,我们对优质高性价比的帅龙扒渣机市场前景是保持乐观的。

        此次环保督查对企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不仅要从思想上转变经营和管理模式,还要从技术、设备上完成企业的新一轮转型和升级。这样,才是对企业、国家、乃至自然生态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