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帖回放--说说昔日三八队的带头人

       提起“三八女子掘进队”,那就得先从领队政治员侯俊梅说起。侯俊梅原是学校的一名校长,最擅长的就是宣传讲话作报告,就像老孙笔下所描述的那样,口齿伶俐、思维清楚、逻辑紧凑。有一次承德大庙铁矿来人到三八队生产现场参观,侯俊梅在矿俱乐部做了一场介绍三八队组建及成长的事迹报告。当时全场一片寂静,人们饶有兴趣地听着,竟然连一个上厕所的都没有。她的嘴上功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可干起活来就没那么得心应手了。本来没有分配她干什么,但她总是不闲着到处找活干。拿起耙子就去扒渣,可年纪大不饶人、体力跟不上,扒了几下,大大小小的石头好像有意作对,就是原封不动。嗳!真是难为她了。,必竟她的岁数比我们大多了。

        可队长张秀英就不一样了,她是矿上的劳动模范,是劳动能手。你看她只要一张嘴肯定是笑在前说在后,干在前走在后一副憨厚勤奋,不怕苦不怕累的英模形象。井下白班,主要是为下两班创造条件,起的辅助作用,所以准备工作都是由白班来完成,如:收米,监测定位,机头修理,补风水带,备用机油等等。说起机油那可是一件极为头疼的事,凡是在井下干过活的都知道,一只偌大的油桶跟家用水桶一般大小,而且还带个长长的嘴,一个人拿不好拿,背不好背,一般情况下都是俩人抬。而我们这个不爱发号施令的张队长只要知道需要机油便一声不吭,挎上油桶就走,咣及咣荡洒的满身都是油。你瞧,她的棉衣见水就流,从不往里渗,那是油脂起到了保护层作用。

        后来,这个挎油桶的活不知怎么就落到了能说、能干、能闯的队长孙桂芳肩上了,本来一身行头就够累的了,再挎个大油桶,从后面看只能看到上面是柳壳帽,下面是大胶鞋,中间是大油桶,活象一个不倒翁左摆右晃,一伙调皮鬼在后面偷偷的乐。要说队长孙桂芳那是三八姐妹最喜欢的队长了。她那种傻小子劲头着实可爱,前前后后累的她腰都直不起来楞是不肯偷懒,哪儿有脏活,累活她就出现在哪里。开眼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男人打眼一脚踩风腿一手拿机头一览子活一人全包。而我们就不一样了,机头、风腿、风水带连在一起足几十斤,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要想进眼就得有人在前面抓着钎子杆,不然就突突乱窜进不去。有一次孙队长给我开眼,因机头是刚修过的,里面加了机油,一给风“突、突”,从机头向前喷出的油喷了孙队长满脸满身,就漏出俩只黑眼珠,要不是眼皮反应快,黑眼珠也看不见了。笑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从那以后,接受了教训,不能一下给足风。要把风腿顶足,慢慢给风,另一只手托着机头下巴,竟然也不用开眼工了,打眼这点活,对我来说可算是熟能生巧,越来越得心应手了,从未耽误过放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