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加油!好巴郎!

我就像小鸽子一样被人照顾

一段时间以来,有色集团亚克斯公司冶炼片区的鸽舍,总能看到于田县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的新职工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忙碌的身影,原来,是他利用业余时间养了40多只鸽子,久违的鸽哨声又开始回荡在冶炼片区的天空。笔者闻讯来到了冶炼片区的宿舍,对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进行了采访。

走进他陈设简单的宿舍后,一个中等身材,消瘦而干练的小伙子映入了我的眼帘,同时,他的拘谨和羞涩也溢于言表。为了尽快减缓窘迫的气氛,我建议我们到他的鸽舍去看一看。

走出宿舍没多久,我远远的看到了他的鸽舍,话题转到他的鸽子之后,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打开了话匣子:“鸽子是冶炼厂的艾山江师傅帮我挑选的,饲料是沙吾列师傅帮我拉的,塑料水管是钳工班的师傅们帮我接的,他们都很好的。”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继续说:“我从小喜欢动物,刚来公司的时候,我自己也是和小鸽子一样被别人照顾的。我生病的时候,我的亲戚方朝辉主任一直关心我,我过生日的时候,他送来蛋糕给我庆祝。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一定全力帮助亚克斯和谐一家的亲戚们”。

经过半年多的学习,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和其他转移就业人员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口语还不是特别的流利,但他话语中的感恩之心、回馈之情并不难体会。

从最初产生养鸽子的念头到最后实现,不少人给他提供了帮助和热情的支持。共同的劳动是大家相识相知的心路历程,也是转移就业新职工融入亚克斯大家庭的一道桥梁。

所有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午后的骆驼圈子骄阳似火,冶炼片区含着淡淡硫味的空气阵阵飘过,看来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还没有完全适应,轻轻的搓了一下鼻子之后,他继续带我朝鸽舍走去。

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是一个爱笑的小伙子,和他交流会很轻松。50位一起来公司的转移就业人员中,他并不是那种让人一次就能留下深刻印象的,然而经过接触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我是最幸运的”,是他常说的一句话,能从于田县二十八万农民中走出来,能到亚克斯这样现代化企业工作,在他看来,这无疑是改变他人生的一次选择。

“我的父亲人生当中去过最远的地方是离家180公里的和田市,我其他的亲人也都是农民,他们几乎都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我想……”,他停顿了一下,眨着大眼睛看着我,接着说出了一些让我有点意外的话:“我想,我的孩子不能继续生活在偏僻的农村,要让孩子们接受好的教育。我能来有色工作是我的运气,我是父亲我也有责任,所以我要努力工作、认真学习,努力留在亚克斯长期工作,把我的妻子孩子接到城市生活。”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向往未知的世界,憧憬美好的生活。

“我们村的第一书记通知我去有色工作的时候,我高兴的从炕上跳起来了”。我们洒了一些饲料在食槽上,看着鸽子吃食,他继续着他的回忆:“第二天,村里给我们几个要去有色工作的人开了座谈会,有色集团的第一书记和我们谈了很多,他给我讲了外面的世界,还讲了有色的历史和可可托海的故事”。

借着他的话,我对他说:“有色的历史就是不断战胜困难的历史,现在你也是有色的职工了,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在南疆的时候,每天只躺在家里磕头念经,天上不会掉下馕来;在亚克斯公司,不努力学习、不认真工作就会被淘汰。现在看来,你干的不错,好巴郎子,继续加油!”

“谢谢!我知道,成为一个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产业工人,我还差得很多。我最喜欢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句话:‘所有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我明白这个道理,我一定会加油的”。

距离鸽舍最近的六号宿舍是双职工宿舍,暑假期间鸽舍显然是孩子们喜欢聚集的场所,看到北疆的少数民族的孩子们互相之间几乎都用汉语交流,触发了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的感慨:“现在分配到了岗位上,我更加觉得学习语言是我的重大任务,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语言是心灵之间的通道,所以我一定要继续学好汉语,把这条同亲戚们心灵之间的通道铺好。”

我就像核桃苗渴望雨水一样渴望加入中国共产党!

“听说你想加入中国共产党,还向组织上交了申请书?”

“是的,记事以后,我亲眼看到了南疆发生的巨大变化,我小的时候村里没有电,连马路都没有,我的姨妈就是因为难产来不及送医院而去世的”。伤心的神色从他的眼中掠过,少顷,转而变成了充满希望的神情:“现在我们住的都是宽敞的富民安居房,户户通柏油路、通电、通水、通电视、通网络,家家搞庭院经济。驻村工作组给我们村盖了卫星工厂,我的姐姐在那里做衣服,孩子就在跟前有人带;我的爸爸在村养驴合作社是管理员;我在国企转移就业,收入也很好。我们日子越来越好了,是党给我们带来的幸福的生活,所以我想入党,我就像核桃苗渴望雨水一样渴望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愿意为身边的人服务,我一定要和那些想分离我们的敌人斗争,和那些破坏我们幸福生活的敌人拼命!”

盘旋的鸽群带来悠扬的鸽哨,阳光透过冶炼厂扒渣机的蒸汽,斑驳的撒落到我们脚下的土地上,落日的余晖拉长了我们的身影,仿佛也拉长了远方路。是啊,远方的路确是很长,但他的方向无疑是明确的。路在脚下,好巴郎,加油!

(文章由笔者巴肯别克对吾布力艾山·依布拉音的采访记录翻译、整理)